小编采访

振动传感器,三叉神经痛,国考

当科学家遇到资本。

文 / 华商韬略 张凌云

中国蓄热式烧嘴技术发明人;中国节能服务产业纪晓彦委员会会长;美国《新闻周刊》改变世界的企业家100人……吴道洪的这些光辉履历,如今需要再加一条:老赖。

【危机四伏】

这可能是吴道洪最难过的年了。

2019年伊始,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的一则判决,将吴道洪与其背后的神雾集团再次推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

看上去,这是个非常普通的合同纠纷案——

神雾集团旗下子公司神雾环保未能及时支付机器货款,欠账103万元。

可是神雾环保2011年IPO上市,曾被认为有千亿市值的潜力,怎么却迟迟交不出这一百多万?

早在去年3月,神雾环保就被列入了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名下银行账户冻结且余额不足。小池佑贵

2018年,神雾环保已披露诉讼中尚未执行的有24起,涉案金额7亿多元;已强制执行19起,涉案金额3亿多元;而尚未披露的诉讼案件仍有31起,涉案金额高达10亿元。

也就是说,仅神雾环保一家公司,就有20多亿元的窟窿要填!

面对汹汹舆论,神雾环保连发六份公告,苦涩承认如果全部履行完毕,将对公司利润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吴道洪作为实际控股人,也陷入与贾跃亭相同的境地,登上了并不光荣的“老赖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将吴道洪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让吴道洪更头疼的是,麻烦并不止于神雾环保。

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神雾节能也深陷债务危机,董事长宋彬于1月23日提出辞职。

神雾环保和神雾节能曾并称“神雾双雄”,一直是集团的营收贡献大户。

以2017年上半年财报为例,神雾环保和神雾节能共为神雾集团输送了25亿多元的营业收入,占比高达89%,而母公司自身的营业收入还不到润普录音电话三千万元。

如今,这两家上市子公司近一年内累计跌停十余次,市值缩水超过80%,神雾集团持有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

神雾集团直到2018年中才发布上一年年报。

这份姗姗来迟的年报,内容令人震惊——2017年神雾集团净亏损超10亿元,流动负债暴涨133倍!

神雾集团负债累累,吴道洪却依旧风光无限。

2017年7月,作为首位受邀在国际能源署部长级会议上发表演讲的中国企业家,他站在世界能效大会的讲台上,向来自全球50多个国家的能源部长、能源企业领导者、智库专家介绍中国节能经验。

“神雾集团推出的多项能效提高创新技术已经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并被成功引入印度、印度尼西亚、白俄罗斯、伊朗、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目前正积极致力于向中东、大洋洲、欧洲等国家进行推广。”

彼时,吴道洪或许真的相信,神雾的未来依旧是充满光明的。

【科学家下海】

吴道洪很乐于被神雾员工称呼为“吴博士”。在他眼中,科学家的身份比企业家更为重要。

1994年吴道洪北航博士毕业,进入中国石油大学做博士后。不出意外,厉南城温暖他应该会成为一名在燃烧领域表现出色的学者。

因为一次与朋友的闲聊,他的人生转了个弯。

他跟朋友说,如果将自己研究的燃烧与雾化技术应用到民用领域,将会节省大量的能源。

朋友调侃地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去做?”

吴道洪心动了。

他向西安一家陶瓷厂推广了自己的燃烧技术,效果很好。他又陆续为钢铁公司、陶瓷厂、火力发电厂等企业提供燃烧节能服务,赚到了几十万。

拿着这第一桶金,吴道洪注册了北京神雾喷嘴技术有限公司。因为博士后科研工作在身,他请了一位朋友帮忙管理,自己负责技术支持。

然而,第一次创业失败了,几十万元打了水漂。

吴道洪有着陈冠希母亲科研工作者的韧性,“创业实验”失败,那就找出问题,完善方案,再来一遍!

一心不能二用,他选择放弃国家机关和科研院所的“铁饭碗”,找系主任借了两万块钱,毅然下海。

“在那个年代,创业最需要的是勇敢。”潘石屹回忆说,当时的人们无法想象离开国有体制的生活,“大家都觉得活不下去”。

一群勇敢者走了出来宜宾县柳嘉职业中学校。吴道洪成为了第一批创业的科学家。

为了让环保意识薄弱的企业拿出钱来改造设备,吴道洪决定发挥自己的学术特长,采取了进企业讲课与销售相结合的营销模式。

每年有200多天,他都在向化工企业讲授节能环保知识。

终于,邯郸钢铁成为了第一个客户,花费200万元让神雾对其进行燃烧节能改造,并于2001年投产了中国第一座自主创新的蓄热式烧嘴加热炉,这比传统工业炉平均节能率提高了30%。

局面一打开,神雾迅速发展壮大。1999年,年收入就达900万元,实现了近百倍增长。2006年1月,获得来自瑞典最大钢铁公司SSAB的订单,神雾进入欧洲市场,首次得到国际企业的认可。

企业蒸蒸日上,吴道洪还是放不下科研。

拥有属于自己的设计院是他创业以来的梦想,“拥有设计院就意味着占领了产品市场化的制高点”。

2005年,吴道洪瞅准时机,以4300万元闪电收购了具有石化甲级资质的专业设计院华福工程有限公司。2007年,吴道洪再次震惊业界,成功收购了国有的江苏省冶金设计院。

▲神雾节能100%控股江苏省冶金设计院

“一般人不敢收购设计院,民营企业中拥有甲级设计院的非常少。”吴道洪在接受《国际融资》采访时表示,神雾有信心让花钱的设计院赚钱,“即使有人出资二三十亿元收购我们的设计院,我也不会卖!”

在吴道洪手中,神雾不仅是一家技术企业,更成为了一家颇具实力的科研单位——

拥有一支240余人的科研队伍,拥有各类工程研究中心、工程实验室以及国内唯一大型节能减排科研基地,还是国家博士后工作站。

缔造出“燃烧神话”的吴道洪也因此攀上人生巅峰,收获诸多国家级荣誉的同时,他意气风发、满怀信心地喊出自己的终极目标——要将神雾建成世界500强!

科学家的吴道洪对自己的技术充满信心。

“退鼎园瑞峰公寓酒店一万步来讲,假使我们管理团队的管理、运作水平不是那么理想,运气也不是那么好,未来神雾在(化石能源、矿石资源、可再生能源和资源)三个领域的核心颠覆性技术加起来,也能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

【与资本为伍】

世界500强的目标在眼前闪闪发光。

但是,要想以销售产品和EPC工程总承包的商业模式实现这一目标,是几乎不可能的。

吴道洪算了一笔账:

如果直接与耗能企业签订一个20亿元的节能技术项目,神雾的毛利润为20%~30%,净利润只剩10%左右,“丝毫没有享受到创新技术带来的回报”;但如果以投资的方式参与营运,同样一个20亿元的守护甜心之冰雪蝶梦节能项目,神雾每年可获得四、五亿元的技术回报。

他不禁畅想:“投几十个这样规模的节能项加息宝目,我们企业一年就能有上百亿元的利润!哪怕一年只投资一个这样的节能项目,我们也比现在更赚钱、发展得更好。”

企业家的吴道洪,决定用资本为神雾铺设一条发展道路——

通过兼并、重组、股权转让、上市、租赁融资等多种手段,将神雾集团做大做强。

从融资历史来看,神雾一度离资本很遥远。自2001年深创投600万元的A轮融资后,时隔9年,神雾2010年才开始B轮融资,拿到了软银中国3000万美元。

2011年,由优势资本、中路资本和汉理资本共同进行了C轮投资,虽然金额未披露,但这些投资机构的高管纷纷入驻神雾董事会。

2014年起,于炀祁醉肉神雾集团陆续控股了九家投资管理机构,通过这些公司开展投资业务。

资本入局后,神雾开始狂奔。

通过并购重组,神雾环保2014年上市,神雾节能也于2016年借壳上市。据年报显示,神雾环保上市3年内,股价累计上涨超7倍,至2017年3月到达最高点,市值高达379亿元。神雾节能也一路高涨至约300亿元,两家公司市值最高时合计超过666亿元曼西亚哈泽尔!

这可能是神雾集团离世界五百强最近的一次。

但在短短两个月后,2017年5月,神雾就暴雷了。

多家媒体披露,吴道洪采用了和贾跃亭一样的套路,通过关联交易来实现业绩上涨、股价飙升,而实际盈利质量却在恶化。

以神雾环保为例,关联公司贡献的销售额献血浆为什么会给钱在全年营收中的占比年年增高,2014年还只是25%,2017年已经高达73%。乌海洪远和新疆胜沃这两家关联公司占据了大客户前两名,仅乌海洪远一家就贡献了超50%的销售业绩。

▲关联公司乌海洪远曾用名为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母公司和法人曾为神雾环保,至今神雾环保仍为其股东

从2017年神雾环保的年报上来看,虽然营收和净利润都略有下降,下降幅度分别为10%和49%,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却暴跌724%!

这也就是说,钱一直在“自己人”手里打转,但实际上,现金流十分脆弱,盈利情况堪忧。

消息一出,“神雾双雄”双双跌末日黎明电脑版停,一天之内市值合计锐减近57亿元。

2019年2月1日,深交所向神雾环保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就一系列“情形”给予说明。

吴道洪精心经营了23年的“燃烧神话”被资本暴击,开始走下神坛。

【迷雾重重】

神雾双雄的股价断崖式下跌,股民们坐不住了,在网上破口大骂。

为了安抚人心,2018年1月19日,吴道洪携神雾节能一众崔雅拉高管公开承诺:将进行增持,增持金额不低于4亿元,增值期限为一年。

高管们宣称,他们对公司未来发展和投资价值充满信心。

然而不到一周,就被打脸。

除吴道洪愿意继续履行增持计划外,其余增持人员均已离职。

神雾节能发布公告称,因董事会和管理层人员不稳定,原增持计划就此搁浅。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8年3月,神雾环保又被爆出债务违约,未能如期兑付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本金和利息,共计4.86亿元。

“忽悠!骗子!”

神雾两次出尔反尔,让股民愈发愤懑,也将一腔怒火喷向了吴道洪:“吴道洪是不是要跑矿井藏宝图路了?!”

吴道洪没有跑,但也坐不住了。他手握神雾集团53%的股权,一荣俱荣一紫鳗虾虎鱼损俱损,必须战斗到最后。

2018年8月,工信部领导来神雾调研,吴道洪承认自己和管理层过于急于求成,如今神雾“遭遇到史无前例的资金危机”,亟需国家政策支持。

“目前的危机也是转机”,他在中层以上干部动员大会上打气,也给自己打气。

然而楚歌已经四起。多个重大项目进展停滞、大量诉讼案件在身、员工近一年工资缓发……吴道洪必须为神雾找到一条生路。

他开始四处筹钱,这距离神雾上一次融资已经过去了八年。

终于,2018年4月,金沙江资本战略投资15亿元;8月命运谷之决胜宜昌,上海图世以无息借款方式融资2500万元;

年末,吴道洪又争取到了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人民政府的60亿元。为了回报解燃眉之急的南昌政府,吴道洪将上市公司神雾节能的注册地迁入南昌市新建区。

吴道洪松了一口气。

但他必须拨开重重迷雾看到,最终能救神雾集团的,还得是核心技术。这才是神雾最宝贵的财富,也是企业家的吴道洪成功起步的基石。

如今,神雾的核心技术依然走在世界前列。

神雾二代节能技术——“烧嘴式蓄热高温空气燃烧技术”问世后,被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列为国家重大节能减排推广技术。截至目前,该节能技术已在国内外800余座大型工业炉窑上得到应用,每年为中国节约化石能源1500万吨标准煤以上,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000万吨以上。

此外,神雾独创的乙炔法煤化工新工艺已得到初步验证,一旦资金到位、项目开工,发展前景将十分广阔。

神雾集团仍以92分名列2018年“国家优秀企业技术中心”名单第23名。这证明,科学家的吴道洪是成功的,神雾依然掌握着东山再起的命门:核心科技。

不知吴道洪如今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非要想冲击世界500强的冲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如果他守住科学家的谨慎,带领神雾踏实专注核心技术,而不是如此急功近利地走上“资本捷径”,他的今天应该比现在要好。

参考资料:

神雾节能历年年报

神雾环保历基本异界法年年报

《工信部官员调研神雾集团 吴道洪:神雾遭遇到史无前例资金危机 非常需要国家政策支持》新京报

《神雾集团要破产了?2万本金起家缔造600亿市值,现亏损10亿成老赖!》南方财富网

《神雾集团如何做大赚钱的学问》国际融资

《神雾集团:对不起divise贾布斯 我用你的套路 实现了你的梦想!》叶檀财经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振动传感器,三叉神经痛,国考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相关文章